段吉学案再审申请书

时间:2008-09-23 18:50:47    文章分类:成功案例

再审申请书

    再审申请人:段吉学,(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男,生于1957年12月28日,汉族,住四川省船山区保升相新开寺村2社。电话13882546889,代理人:四川斗城律师事务所律师黄玉成:13568700563

    再审被申请人:邓伟,男,32岁,汉族,身份证号:510902197501301850,住遂宁市安居区安居镇顺发安置小区B4栋二单元五楼3号,

    再审被申请人:遂宁市科华建筑工程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向远斌

              地址:四川省遂宁市镇江寺小区7-2-4-1

    生效法律文书的法院:遂宁市中级人民法院

    生效法律文书:遂宁市中级人民法院2008年6月30日(2008)遂中民终字第000047号民事判决书

    申请人段吉学对遂宁市中级人民法院2008年6月30日(2008)遂中民终字第000047号民事判决书不服,申请再审。

    申请再审事由:1|、认定事实错误。

                  2、适用法律不当。

    请求事项:

1、依法再审,纠正原判不当;

2、撤销(2008)遂中民终字000047号民事判决书。

3、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事实和理由:

    2005年,遂宁市科华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一下简称科华公司)承包修建遂宁市安居区顺发安置小区安置房,2006年4月18日,科华公司与申请人签订泥工组劳务承包合同,将工程泥工人工劳务承包给申请人,合同约定:乙方(申请人)承包的人工费按照建筑面积定为44.8元/平方米计算,建筑材料和主要机具由科华公司提供。2006年8月8日,申请人与一审原告邓伟签订《协议书》,约定申请人将自己承包的外墙双排脚手架的搭拆工程以围墙面积每平方米2.0元承包给邓伟。2006年12月14日,邓伟在脚手架搭拆高空作业中因没有系安全带,不慎从高空坠落受伤,治疗后经鉴定为八级伤残。2007年11月29日邓伟诉至安居区人民法院,请求判令申请人赔偿各项物质损失153256.63元,赔偿精神抚慰金8000元,科华公司负连带赔偿责任。安居区人民法院认为:申请人在施工中雇请邓伟为其搭拆脚手架并以单项计价方式与邓伟结算工时费,申请人的行为应当是代表科华公司的行为,故科华公司应为邓伟的雇主,科华公司应当承担对邓伟赔偿责任。一审判决科华公司赔偿邓伟人民币63000元。在一审判决中,申请人没有承担赔偿责任。一审判决后,科华公司不服,上诉至遂宁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一审判决认定科华公司系雇主错误为由,请求撤销一审判决,驳回邓伟的诉讼请求。遂宁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后认为:科华公司承包了遂宁市安居区顺发安置小区安置房建修工程后,将土建工程劳务分包给申请人,申请人雇请邓伟从事脚手架搭拆工作,虽然申请人与邓伟签订了承包合同,但其主要内容是约定按建筑面积计算邓伟的劳务费用,申请人与邓伟建立了雇佣关系,邓伟为雇员,邓伟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科华公司将工程发包给不具资质的申请人,应与申请人承担连带责任。故作出(2008)遂中民终字第000047号民事判决书判决申请人赔偿邓伟57966.66元,科华公司承担连带责任。

    申请人认为(2008)遂中民终字第000047号民事判决书存在以下错误:

  一、             认为申请人与邓伟形成雇佣关系属事实认定错误,邓伟不属于申请人的雇工。

所谓雇佣关系是指雇佣关系是指雇员按照雇主的指示,利用其提供的条件提供劳务,雇主向提供劳务的雇员支付劳动报酬的合同关系。雇主与雇员的关系中,除了雇主不具备劳动用工主体外,在其他方面相互关系均应符合劳动关系的特征,即应当有这样的特征:雇主制定的规章制度适用于雇员,雇员在雇主的组织指挥下工作,雇员受雇主管理,雇员的工作是雇主业务的组成部分。按照这些特征分析,申请人与邓伟之间是不存在雇佣关系的。

   (一)、首先,申请人与邓伟之间签订有脚手架搭拆劳务承包合同,是平等主体之间的关系,邓伟在承包范围内是独立自主地完成承包事务,申请人对邓伟如何完成工作并不直接指挥,由邓伟灵活、自主地安排,申请人只要结果,并不要求邓伟的劳动成果物化在自己的业务中,邓伟的工作成果是相对独立部分,申请人将脚手架搭拆承包出去只相当于分包了可以分割的工程。

    (二)、邓伟所承包的脚手架搭拆工程,他一个人是无法完成的,实际上他也是又雇请几个工人来完成,由他具体组织指挥工人来完成,由他给工人给付报酬,分析其性质,邓伟也属于一个包工头,他通过承包工程,他已经不是一个只挣工资的工人,他演变成了可以获得盈利的经营者,其地位就和申请人一样了。

    (三)、申请人与邓伟的承包合同中约定了,“乙方(邓伟)必须严格按双排脚手架安全施工规范要求进行施工,确保施工安全,出现安全事故,责任由乙方完全承担。”这说明双方的责任是事先划分明确的,邓伟事先是知道自己的承包风险的,根据风险和利益共存的原则,邓伟既然要想通过承包获得盈利,是一种经营行为,,就应该承担相应的风险,这样才符合民法的诚实守信原则。

    (四)申请人与科华公司之间的承包协议和申请人与邓伟之间的承包协议两者基本内容是一致的,也都是以面积为单位计算报酬,区别仅在承包范围不同,说明申请人和邓伟的法律地位是相同的。(2008)遂中民终字第000047号民事判决书认为:“虽然段吉学与邓伟签订了承包合同,但其主要内容是约定按建筑面积计算邓伟的劳务费用,段吉学和邓伟建立了雇佣关系,段吉学为雇主,邓伟为雇员。”如果依照该判决的说法,以此认定邓伟是雇员,那么,申请人也应该是雇员,两者都是雇员,而要申请人承担邓伟的经营风险,显然是不公平的。既然申请人也是科华公司的雇员,申请人就不是经营承包的主体,就不是雇主,申请人就成了科华公司的代表或者代理人,邓伟开展工作所需要的建筑器具材料等条件是科华公司提供的,工作规范要求也是科华公司提供的,邓伟及其手下的工人要受科华公司工地现场管理人员的管理。邓伟及其手下工人所得的报酬实际上也是科华公司经过申请人转手支付的,邓伟就应该是科华公司的雇员,邓伟所受伤害就应该由科华公司赔偿。

    (五)、申请人承包该工程的泥工组部分,也是只承包了人工劳务费,基本上没有盈利可言,也就是挣点工钱,实际上也没有赔偿能力,判决由申请人赔偿邓伟,也是没有实际意义的。也算是给邓伟开出的空头支票。在工程中获利的应该是科华公司,只有科华公司才有赔偿能力。

    二、(2008)遂中民终字第000047号民事判决适用法律不当。

    根据以上分析可见,申请人和邓伟之间不构成雇佣关系,该判决要求申请人对邓伟承担雇主责任,是适用法律不当。申请人认为,申请人与邓伟的关系是平等主体的合同关系,其法律地位都是承包人(或分包人),都是通过承包劳务获得盈利的包工头,都是经营者,都应该承担相应的经营风险,申请人与邓伟之间的关系应当由《民法》和《合同法》中承揽合同的规定来调整,而不应该适用侵权损害赔偿的法律规定,不应该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来调整申请人和邓伟的关系。

    综上所述,遂宁市中级人民法院2008年6月30日(2008)遂中民终字第000047号民事判决书认为申请人为邓伟的雇主,应该对邓伟所受损害承担赔偿责任是错误的,依法应当纠正,申请人申请再审的理由成立,希遂宁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再审,支持申诉人的请求。

证据清单目录:1、承包合同(泥工组)

2、协议书

3、二审判决书

4、一审判决书

    此致

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

                                                             申请人:段吉学

                                                                2008年8月28日

 

 

执业机构:四川浩典律师事务所
 所在地:四川 遂宁市
手机号码:
擅长领域:
婚姻家庭 交通事故 工程建筑 刑事辩护 行政诉讼

咨询法律问题

咨询标题:

咨询内容:
我要咨询咨询框太小,放大点
您的位置:法邦网 > 找律师 > 
 > 黄玉成律师 > 黄玉成律师文集查看
关于法邦网|联系我们|法律声明|欢迎合作|RSS订阅|友情链接|反馈留言|法律百科
Copyright ©2007-2019 Fabao365.com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210683号|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176号|客服电话:13263292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