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冤杀18载的聂树斌为何不能昭雪

时间:2013-07-13 16:09:00    文章分类:网络文摘

   被冤杀18载的聂树斌为何不能昭雪

                              王贵成/文

与聂树斌比起来,坐了10年冤狱的张辉、张高平叔侄要算幸运的了,因为他们比较等来了昭雪的一天:2013年3月26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对这一叔侄强奸再审案公开宣判,撤销原审死刑判决,宣告他们无罪。

而聂树斌就可怜多了。1995年,时年21岁一介工人的聂树斌被认定为石家庄市郊区玉米地强奸杀人案的凶手,没有人证和物证,现场也没手印、脚印,也没有做DNA鉴定,在这明显的证据不足的情况下,只凭一个所谓的“口供”,也不通知通知家属,聂树斌就被执行了死刑。十年之后的2005年,河南省荥阳市公安局在当地一砖瓦场内抓获河北籍逃犯王书金。这名罪犯坦白曾在河北省广平、石家庄等地强奸多名妇女并杀害其中4人。其中一起是1994年8月,在其打工的石家庄市液压件厂旁边的一块玉米地里,奸杀了一个30多岁的妇女。在不知此案“已破”的前提下,他详细供述了案件细节,并指认了现场。与当年“聂树斌案”的现场为同一地方。其交代的作案细节、现场遗留物等,亦与当初案发现场完全一致。警方多方调查后证实:从1994年到2005年间,“王书金案”和“聂树斌案”共同涉及的作案现场,只发生过一起凶杀案,即1994年8月5日这起。王聂二人并不认识,不存在共同作案的可能。

“一案两凶”,在人们呼唤司法公平的今天,自然引起了社会舆论的强烈反弹。尽管此案当年得到了公安部、河北省政法委领导的关注。河北省公安厅组织专门力量进行调查复核,善良的人们以为真相即将大白之时,此案却被意外“停摆”。2006年审判王书金案时,玉米地奸杀的罪行却未受司法机关追究,甚至在开庭时,他还多次主动供述这一罪行,却被主诉检察官和法官以“不要说与本案无关的事情”为由喝止。2007年4月,王一审被判处死刑后,他以“未起诉他在玉米地的那起奸杀案”为由提起上诉,2007年7月,河北高院二审开庭审理此案,之后就再也没有开庭,直到2013年6月25日的第二次庭审。

在这六年时间里,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无数次申诉鸣冤,几乎每个月都要去河北省高院2-3趟;在这六年时间里,多名法学家、律师为聂树斌案奔走呼告;在这六年时间里,媒体多次报道声援以推进案件进展;可是,奇怪的是,在这六年时间里,河北方面曾宣称,将尽快公布调查结果。这一“尽快”的承诺至今也没有兑现,以致王书金案、聂树斌案成了中国司法公正的一处溃疡,人们能看到伤口的肿痛,能听到里面传出的隐痛,然而就是难以治愈。

按《刑事诉讼法》的规定,二审的时限至多为3个月,而本案却长达6年,二审此案已远远超出法定审限,其中原因何在?对此,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一位法官是这样告诉记者的,“王书金案时隔6年后才再次开庭,时间确实拖得久了些,这是不可回避的事实。但王书金案中有些情节疑似涉及另外的案件,本着负责任的态度,我们进行了大量细致的调查,确保事实准确为先,所以才导致时间跨度较大。”

原来,我们的司法是“本着负责任的态度”用了6年时间去“进行了大量细致的调查”,那这次等来的就应该是一个公正的判决了吧!

可是,公众等来的又是失望。6月25日上午九点,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在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再次开庭审理王书金故意杀人、强奸上诉一案,河北省人民检察院检察员答辩认为,王书金的上诉理由不成立,石家庄西郊强奸杀人案并非王书金所为。王书金的供述与石家庄西郊强奸杀人案的实际情况在关键情节上存在重大差异。

呜呼!还是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有先见之明啊!对于王书金案即将开庭审理,老人家早就担心,当年侦办聂树斌案的公安、检察官、法官都已升官,再开庭审理,恐怕翻案的难度也更大。此案的第二次庭审竟然不幸被一位老母亲言中了!

此案让人越看越糊涂了。检察院一口咬定石家庄西郊强奸杀人案并非王书金所为,而王书金去偏偏说是他所为。2007年4月,一审宣判后,王书金以未起诉他在石家庄西郊玉米地的奸杀案为由,向河北省高院提出上诉。《南方都市报》曾报道,王书金对于上诉理由曾说:“我是一个罪孽深重的人,不在乎是否多一起案子或者少一起案子,而是不愿意看到因为我的原因而使他人替我承担严酷的刑罚……我希望上级法院对(我坦白)这个案子能够按照重大立功认定,更希望给我一次重新做人的机会。”可笑的是,司法机关始终拿不出足以让人信服的证据和逻辑,说明王书金何以能凭空指认奸杀案的现场;也不能以透明的程序、坦诚的态度,依法审理王书金案,击破种种传言,还公众一个真相,借机重建司法权威、司法公正。

更诡异的是,在王书金案一审庭审中,就出现了一个发人深思的细节:王书金意欲主动供认玉米地奸杀案,但被法官以“与指控无关”打断,被公诉方以“查无实据”驳回。这次庭审前,律师朱爱民透露说,有人曾给王书金做工作,“想让他回避一些敏感问题”。如果王书金不是奸杀案的凶手,聂树斌没有被冤枉,为什么还会出现这种诡异的事情呢?

8年了,善良的人们等了太久太久,真相没有到来,正义也没有到来,被冤杀18载的聂树斌更没有等来昭雪的一天。一味地回避奸杀案、回避对聂案的再审,只是一厢情愿地认为奸杀案确非王书金所为,到头来损害的只能是司法公信力,让人们在失望中陷入无尽的绝望。


执业机构:辽宁长风律师事务所
 所在地:辽宁 沈阳市
手机号码:
擅长领域:
房产纠纷 个人独资 股份转让 刑事辩护 行政诉讼 合资合作 常年顾问 私人律师 公司清算 金融证券

咨询法律问题

咨询标题:

咨询内容:
我要咨询咨询框太小,放大点
您的位置:法邦网 > 找律师 > 
 > 马希图律师 > 马希图律师文集查看
关于法邦网|联系我们|法律声明|欢迎合作|RSS订阅|友情链接|反馈留言|法律百科
Copyright ©2007-2019 Fabao365.com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210683号|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176号|客服电话:13263292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