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别定剑教授

时间:2010-12-08 15:28:54    文章分类:律师文萃

悼念“人民学者”、“当代中国宪政播火者”

蔡定剑先生挽联撷英[1]

 

马深

(社会系统工程专家组·北京实现者社会系统工程研究院)

http://blog.sina.com.cn/sherwinma

 

 

        2010年11月26日上午,蔡定剑先生遗体告别仪式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东礼堂举行。本人专程赴京与社会系统工程专家组(EGSSE)、中国航天社会系统工程实验室(CALSSE)、北京实现者社会系统工程研究院及该院政治系统工程中心部分同仁一起,向这位可敬的“人民学者”、“当代中国宪政播火者”(我们对蔡定剑先生的两个评价)告别。

 

       2010年11月26日上午,到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向著名宪法学家蔡定剑教授遗体告别的各界人士及民众排起了一条蜿蜒长龙。[摄影:马深, 2010]

 


       2010年11月26日上午,到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向著名宪法学家蔡定剑教授遗体告别的各界人士及民众排起了一条蜿蜒长龙。[摄影:马深, 2010]

 

 

        现将本人在蔡定剑先生遗体告别仪式活动中及活动前后见到的挽联收录如下,供学者、官员及其他广大公民欣赏之、深思之、……

 

        首先映入人民眼帘的是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东礼堂大门口的挽联(藏名联):

        上联:“定宪论政,壮怀未酬,幸有遗志启万千;”

        下联:“剑胆琴心,哲人其萎,惟留雄文垂今古。”

        横联:“蔡定剑先生千古”。

 

        内门的挽联是:

        上联:“文人书人楷模,在天不灭;”

        下联:“宪政宪法思想,后世永传。”

        横联:“学术风骨、法治良心”。

 

       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东礼堂内门挽联——上联:“文人书人楷模,在天不灭;”下联:“宪政宪法思想,后世永传。”横联:“学术风骨、法治良心”。 [马深摄于蔡定剑先生遗体告别仪式, 2010年11月26日]

 

 

        内门挽联两侧,还立着另外两幅挽联,一幅是俞荣根(西南政法大学行政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重庆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委、重庆市人民代表大会法制委员会主任委员)率弟子泣挽——

        上联:“京城内外,学苑法坛仰音容;”

        下联:“故国神州,民主宪政留足迹。”

 

       俞荣根(西南政法大学行政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重庆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委、重庆市人民代表大会法制委员会主任委员)率弟子泣挽——上联:“京城内外,学苑法坛仰音容;”下联:“故国神州,民主宪政留足迹。” [马深摄于蔡定剑先生遗体告别仪式, 2010年11月26日]


        另一幅是胡经琨(浙江省温州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研究室主任)、王力群(甘肃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研究室原副主任、《人大研究》杂志主编)合敬的挽联——

        上联:“立身大潮中,任他惊涛骇浪,无恐无惧;”

        下联:“振衣千仞上,惠我明月清风,有声有色。”

 

       胡经琨(浙江省温州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研究室主任)、王力群(甘肃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研究室原副主任、《人大研究》杂志主编)合敬挽联——上联:“立身大潮中,任他惊涛骇浪,无恐无惧;”下联:“振衣千仞上,惠我明月清风,有声有色。” [马深摄于蔡定剑先生遗体告别仪式, 2010年11月26日]

 


        《南方周末》在蔡定剑遗体告别仪式上所送挽联(藏名联)——

        上联:“定国推法义,神州当记先生语;”

        下联:“剑胆释宪声,大道仍需后来行。”

        横联:“蔡定剑博士走好”。

 

       《南方周末》在蔡定剑遗体告别仪式上所送花圈及挽联(藏名联)——上联:“定国推法义,神州当记先生语;”下联:“剑胆释宪声,大道仍需后来行。”横联:“蔡定剑博士走好”。 [马深摄于蔡定剑先生遗体告别仪式, 2010年11月26日]

 

 

        财新传媒全体同仁挽联(藏名联)——

        上联:“定心呼宪政,剑气护人权,千语万言推议会,古州叹尔胡先逝?”

        下联:“精魂继博学,神思忧故土,长章短句立司法,新夏祈公佑后生。”

        此联暗含“定剑千古,精神常新”或“定剑精神,千古常新”8字。

 

       财新传媒全体同仁挽联(藏名联)——上联:“定心呼宪政,剑气护人权,千语万言推议会,古州叹尔胡先逝?”下联:“精魂继博学,神思忧故土,长章短句立司法,新夏祈公佑后生。” [马深摄于蔡定剑先生遗体告别仪式, 2010年11月26日]

 


        我们一行中的常远先生(中国航天社会系统工程实验室教授、北京实现者社会系统工程研究院首席社会系统工程专家、社会系统工程专家组成员,原中央政法管理干部学院法治系统工程中心主任、中国政法大学社会工程学院综合教学部负责人),系中国政法大学校友,曾与蔡定剑先生探讨过政治系统工程及宪政工程(Constitutional Engineering)等方面的问题。他在蔡定剑先生遗体告别仪式的签名留言簿上题写了以下挽联(藏名联)——

        上联:“定国安民思宪政;”

        下联:“剑及履及行工程。”

        横联:“痛悼蔡老师”。

        此联内含“思”与“行”,“宪政工程”等概念,与大多数挽联相比,有个很大的区别:在社会系统工程及人生系统工程(“人生铭”)的语境中,将蔡定剑先生的人生角色不仅仅定位于人们通常认为的学者,而是“学者”+“行者”。常远先生用成语“剑及履及”将蔡定剑先生形象地比喻为一个“知行者”(所谓Realizer)——“思想的剑光”投射在哪里,“行动的脚步”就会迅速、果断地跟随到哪里。蔡定剑先生的双重角色跃然联中。他的人生角色是不少学者(尤其是“书呆子学者”)难以企及的。

 

       参加蔡定剑遗体告别仪式签名留言簿(常远、吴文彦、彭雪峰、谭深、曹珊签名留言页)。常远(中国航天社会系统工程实验室教授、北京实现者社会系统工程研究院首席社会系统工程专家、社会系统工程专家组成员)挽联(藏名联)——上联:“定国安民思宪政;”下联:“剑及履及行工程。”横联:“痛悼蔡老师”。谭深(《社会学研究》杂志编辑部副编审,中国社会科学院性别与妇女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国妇女研究会常务理事、副秘书长)留言:“深深的敬意!”吴文彦(中国民主促进会中央委员、中国民主促进会北京市委常务副主委)、彭雪峰(北京市大成律师事务所创始人、主任,第11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副会长)为蔡定剑先生在中国政法大学及北京大学之校友。 [马深摄于蔡定剑先生遗体告别仪式, 2010年11月26日] 

 

 

        吴君亮先生(被誉为“中国民间公共预算公开破冰人”的深圳君亮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CEO
、“公共预算观察志愿者”团队负责人)的挽联(藏名联)——

        上联:“定剑公共预算改革,吾兄一去,北方长期将声哑;”

        下联:“追求国家宪政进步,众生仍在,九州有日会雄起。”

 

       吴君亮(被誉为“中国民间公共预算公开破冰人”的深圳君亮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CEO、“公共预算观察志愿者”团队负责人)挽联(藏名联)——上联:“定剑公共预算改革,吾兄一去,北方长期将声哑;”下联:“追求国家宪政进步,众生仍在,九州有日会雄起。” [马深摄于蔡定剑先生遗体告别仪式, 2010年11月26日]

 

        将蔡定剑先生视为自己“民主思想的领路人”并认为“许多对民主的误解和错误观念,看了先生的文章,听了先生的教诲,终于拨云见日,豁然开朗了”的李蒙(《民主与法制》杂志社记者),在蔡定剑先生逝世当晚泣书的挽联,也展示在东礼堂门外一侧展板中——
        上联:“枷锁千年未破先生已逝,活在人心即不朽;”
        下联:“山河万里同悲史册长青,书传后世是永生。”

 

       李蒙(《民主与法制》杂志社记者)在蔡定剑先生逝世当晚泣书的挽联,也展示在东礼堂门外一侧展板中——上联:“枷锁千年未破先生已逝,活在人心即不朽;”下联:“追求国家宪政进步,众生仍在,九州有日会雄起。” [马深摄于蔡定剑先生遗体告别仪式, 2010年11月26日]

 

 

        路江通(浙江省杭州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法制工作委员会主任)挽联——

        上联:“民主路上失一先锋;”

        下联:“法治史里多一故人。”

        横联:“沉痛悼念蔡定剑教授”。

 

       路江通(浙江省杭州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法制工作委员会主任)挽联——上联:“民主路上失一先锋;”下联:“法治史里多一故人。”横联:“沉痛悼念蔡定剑教授”。 [马深摄于蔡定剑先生遗体告别仪式, 2010年11月26日]

 

 

        雷弢(北京市社会科学院社会研究所学所副研究员,应用社会学专家,独立主持过全国范围和北京市范围的社会调查、民意调查、媒介调查和管理咨询项目数十项,其研究成果因多使用定量方法而带有很强实证性)挽联——

        上联:“人大立法、法大研法,人去法存,法界幸有蔡君;”

        下联:“庙堂忧民、学堂忧民,天堂无忧,江西难舍定剑。”


       雷弢(北京市社会科学院社会研究所学所副研究员,应用社会学专家)挽联——上联:“人大立法、法大研法,人去法存,法界幸有蔡君;”下联:“庙堂忧民、学堂忧民,天堂无忧,江西难舍定剑。” [马深摄于蔡定剑先生遗体告别仪式, 2010年11月26日]

 

 

        北京益仁平中心(成立于2006年,致力于开展疾病防治健康教育、病患者救助及消除歧视等工作的非营利性公益机构)全体同仁挽联——

        上联:“百年宪政又从头,君当三十年来第一人,典范垂青史;”

        下联:“千秋志业再折剑,唯余九万里地同浩叹,痛哭祭先生。”

 

        北京益仁平中心(成立于2006年,致力于开展疾病防治健康教育、病患者救助及消除歧视等工作的非营利性公益机构)全体同仁挽联——上联:“百年宪政又从头,君当三十年来第一人,典范垂青史;”下联:“千秋志业再折剑,唯余九万里地同浩叹,痛哭祭先生。” [马深摄于蔡定剑先生遗体告别仪式, 2010年11月26日]


        一位上过蔡定剑教授宪法学课的本科生在日记中评价:

        上联:“民主虽未成,先生卸甲登杏坛,著述躬行,岂止法大师表?”

        下联:“宪政必有道,国人启蒙铸神器,黑白圆方,斯是众望所归!”

 

 

        易中天先生(厦门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于蔡定剑先生遗体告别仪式举行当天,在其新浪博客上首发了一幅挽联:“宪政即限政,公权不能膨胀;民主实明主,言论终须自由。”该联发布后引起网友较大异议,尤对下联中“民主实明主”句。易教授几经思忖及修改,最终决定采纳网友“教书人”建议,改下联为“民主非明主,言论必须自由”。昨日(2010年11月28日)夜22:40:50在其新浪博客上以《开明专制也不是民主——挽 蔡定剑先生》为题,发布了定稿。真是钱学森先生晚年所倡导的“大成智慧”思想在实践中的生动体现。附录如下——

 

 

开明专制也不是民主
——挽  蔡定剑先生

(2010年11月28日22:40:50)

 

易中天

 

        宪政即限政,公权不可膨胀;
        民主非明主,言论必须自由。

        2010年11月26日,是向蔡定剑先生遗体告别的日子。为铭记先生“宪政民主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使命”之遗言,并寄托哀思,我于当晚在博客发表挽联云——

        宪政即限政,公权不能膨胀;
        民主实明主,言论终须自由。
        下联的意思,本为“民主其实是透明的政治”,或者“人民应该明明白白地当家作主”。这才有了后面那一句:言论终须自由。可惜“明主”一词,古已有之,意为“英明之君主”,或“开明之君主”。这可是深入人心的理解。(【马深注】 不过,也许相当缺乏现代民主素养的可怜的易中天先生在这里实在是画蛇添足、越描越黑了——能将中文里的“明主”一词,愣是解释为“民主其实是透明的政治”或者“人民应该明明白白地当家作主”,可够邪乎的。这种连中学生都明白的事儿,实在不像是大名鼎鼎的作为名牌大学的武汉大学文学硕士、厦门大学人文学院教授易中天先生干的事儿,这就如同把“作主”愣是解释成“作业本里的主要内容”云云一样可笑,呵呵……)结果,此联一出,即在网上遭到误读[【马深注】 可怜的易中天先生还在强词夺理呢——您“误写”在先,居然倒打一耙说别人“误读”,更邪乎了!对这种“地球人都知道”的事儿,要是俺,早就老老实实、坦坦荡荡认错了,毕竟您不管出于什么目的(比如我的一位学生居然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污蔑您是学以致用、善于“草船借箭”的“墙头草”或“风派”人物呢……)客观上还是通过自己的影响力宣传了定剑兄一把、并锻炼了广大网民的政治成熟度嘛!“民主”还是“明主”,是一个事关改革动力是“自下而上”、“自上而下”还是“上下齐动”的大是大非问题(参见蔡定剑《每个人都是改革的缔造者》一文,广州:《同舟共进》,2009年第3期),马虎不得。呵呵……]。另外,“公权不能膨胀”一句,平仄也有问题。于是,我做了修改,改为——
        宪政即限政,公权不可膨胀;
        民主当明主,言论终须自由。
        所谓“民主当明主”,可译作“民主应当是透明的政治”,意思明确一些了。然而,“明主”即“英明或开明之君主”,已经约定俗成,还是会误读。联系到下一句,更会误解为“民主就是让人说话”。让人说话,怎么是民主呢?那是“开明专制”嘛!

        这当然完全不对。因此,贺卫方先生建议改为“泯主”,即“不要君主”。不过,主,可以是“君主”,也可以是“民主”。君主,即“主权在君”;民主,即“主权在民”。君主和民主的“主”,是“主权”或“做主”,不是“主人”或“主子”。君主可以不要,主权却不能泯灭。改为“泯主”,恐怕也有问题。

        最后,我决定采纳网友“教书人”的建议,把下联改成“民主非明主,言论必须自由”。故此联之定稿应为——
        宪政即限政,公权不可膨胀;

        民主非明主,言论必须自由。
        这样一来,意思就更明确:民主,不能依靠所谓“开明专制”或“开明君主”。再开明的君主,也是君主;再开明的专制,也是专制。《国际歌》云:“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 因此,应该像蔡定剑先生所说的那样,把宪政民主当作我们这一代人的使命。
        蔡定剑先生请走好!这些话,我们都记住了。[【马深注】 致各界名流——易中天先生如此直截了当宣扬“开明专制也不是民主”,实乃令人称道之壮举。如果中国的各界名流及各位“X中天们”都能够如易中天先生般,以自己的良知(对任何现代国家民族而言,其公共\公众人物及社会名流若缺乏民主宪政常识都实在是最大的悲哀之一)和勇气,运用自己“如日中天”的社会影响力,投身于培育“具有高度政治成熟度的公民社会”这一功德无量的伟大文化系统工程之中,一个基于高度民主而不可战胜的强大中国,一定指日可待……]

 

       2010年11月29日中午易中天新浪博客首页截图:易中天先生所发布的两篇悼蔡定剑先生挽联中,于2010年11月26日20:48发布的题为《挽  蔡定剑先生》,已于2天半后(11月29日)连同200多条评论一起删除了;经高人指点后于2010年11月28日22:40发布的题为《开明专制也不是民主——挽蔡定剑先生》。

       致各界名流:易中天先生如此直截了当宣扬“开明专制也不是民主”,实乃令人称道之壮举。如果中国的各界名流及各位“X中天们”都能够如易中天先生般,以自己的良知(对任何现代国家民族而言,其公共\公众人物及社会名流若缺乏民主宪政常识都实在是最大的悲哀之一)和勇气,运用自己“如日中天”的社会影响力,投身于培育“具有高度政治成熟度的公民社会”这一功德无量的伟大文化系统工程之中,一个基于高度民主而不可战胜的强大中国,一定指日可待…… [马深, 2010年11月29日]

 

------------------------------------
   [1]  蔡定剑(1956.10.27~2010.11.22),男,生于中国江西省南昌市新建县,博士,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政法大学宪政研究所所长;兼任北京大学人民代表大会与议会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洪范法律经济研究所学术委员会委员,中国经济改革研究会特邀研究员,中国法学会法理学研究会常务理事,中国法学会宪法学研究会干事,北京市法学会宪法学会常务理事等职。主要研究领域:宪法学和宪政理论、人民代表大会与选举制度、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和议会比较、法制建设理论与实践。主要讲授课程:宪法学、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与立法研究、基本权利保护的理论与实践。
       简历:中学毕业后在家乡务农,随后参军驻扎福建;1979年~1983年07月,考入中国政法大学攻读本科并毕业(法学学士);1983年08月~1986年10月,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干事;1983年~1986年考入北京大学法律系攻读硕士研究生并毕业(法学硕士);1986年10月~2003年12月,先后供职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研究室、秘书处,历任副处长、处长、副局长,专门进行宪法、中国法制建设的理论与实践、人民代表大会与议会制度、选举制度的研究(其间:1994年10月~1995年10月,作美国哥伦比亚法学院访问学者;1995年10月底~11月中、2002年06月中~06月底,两次赴美国哈佛大学法学院进行短期访问研究;1998年获北京大学法学博士学位;2002年01月~07月,作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耶鲁大学大学访问学者;2002年05月05日~05月25日,赴瑞典隆德大学访问研究);2004年01月起,调任中国政法大学宪政研究所所长,同时兼任北京大学法学院人民代表大会与议会研究中心主任[其间:2004年07月初~10月初,作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研究学者;2007年09月05日~11月25日,赴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SE)、法国巴黎政治学院进行欧盟项目研究]。
       获奖情况:2002年获评“第3届杰出中青年法学家”;《中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度》获司法部第2届全国法学教材与科研成果2等奖;《当前大学生思想状况》(调查报告,1982年)获“全国青年社会调查征文”1等奖。

       研究项目:
       ◆ 中-荷法治合作项目“就业歧视调查与反歧视对策研究”(2005年05月~2008年05月);
       ◆ 欧盟项目——中欧公众参与民主理论与实践研究 (2006年06月~2009年05月);
       ◆ 与耶鲁法学院合作项目——“公共预算制度改革研究”(2006年~2008年);
       ◆ 在陈光中教授主持的国家重大攻关项目《中国司法制度基础理论研究》中承担子项目;
       ◆ 在徐显明教授主持的国家重大攻关项目《中国法制现代化的理论与实践》中负责子项目。
       教材与专著:
       ◆《民主是一种现代生活》,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0年01月第1版。

       ◆《夜阑烛火集》,北京:法律出版社,2008年第1版;

       ◆《一个人大研究者的探索》(文集,中国十大杰出中青年法学家文丛),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2007年06月第1版;
       ◆《宪法精解》,北京:法律出版社,2003年第1版、2006年06月第2版;
       ◆《黑白圆方——法治、民主、权利、正义论集》,北京:法律出版社,2003年06月第1版;
       ◆《历史与变革——新中国法制建设的历程》,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9年第1版;
       ◆《中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北京:法律出版社,1992年第1版~2003年第4版;
       ◆《国家监督制度》,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1991年第1版。
       主编并参加撰写:

       ◆《法制现代化与宪政》(中国法治现代化丛书,蔡定剑主编),北京:知识产权出版社,2010年09月第1版;

       ◆《反就业歧视法专家建议稿及海外经验》(蔡定剑、刘小楠主编),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0年09月第1版;

       ◆《宪政讲堂》(宪政制度研究建设丛书,蔡定剑主编),北京:法律出版社,2010年06月第1版;
       ◆《公众参与:风险社会的制度建设》(宪政制度研究建设丛书,蔡定剑主编),北京:法律出版社,2009年08月第1版;

       ◆《公众参与:欧洲的制度和经验》(宪政制度研究建设丛书,蔡定剑主编),北京:法律出版社,2009年08月第1版;

       ◆《中国走向法治30年(1978~2008)》(改革开放研究丛书,蔡定剑、王晨光主编),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8年12月第1版;

       ◆《中国就业歧视的现状及反歧视对策研究》(人民代表大会与议会研究丛书,主编),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7年第1版;
       ◆《海外反就业歧视制度与实践》(人民代表大会与议会研究丛书,蔡定剑、张千帆主编),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7年06月第1版; 
       ◆《监督与司法公正——研究与案例报告》(人民代表大会与议会研究丛书,蔡定剑主编),北京:法律出版社,2005年06月第1版;
       ◆《国外公众参与立法》(人民代表大会与议会研究丛书,蔡定剑主编),北京:法律出版社,2005年05月第1版。
       ◆《中国选举状况的报告》(人民代表大会与议会研究丛书,蔡定剑主编),北京:法律出版社,2003年第1版;

       ◆《国外议会及其立法程序》(人民代表大会与议会研究丛书,蔡定剑主编),北京:中国检察出版社2002年01月第1版;

       论文:

       ◆《公共预算改革的路径和技术》,《中国改革》,2007年第6期;
       ◆《为民主辩护——对当前反民主理论的回答》,《中外法学》,2007年第5期;
       ◆《公共预算应推进透明化法制化民主化改革》,《法学》,2007年第5期;
       ◆《中国就业歧视现状的调查报告》,《经济观察报》,2007年07月02日;
       ◆《监督法的困境与期待》,《改革内参》,2007年第3期;
       ◆《宪政的条件》,《领导者》,2006年12月(总第13期);
       ◆《The Development of constitutionalism in the transition of Chinese society》,《East Asian Institute》,10, February, 2006;
       ◆《中国社会转型时期的宪政发展》,《华东政法学院学报》,2006年第4期;
       ◆《向新加坡学什么?(上篇)》,《中国青年报》,冰点,2005年11月;
       ◆《向新加坡学什么?(下篇)》,《中国青年报》,冰点,2005年11月;
       ◆《中国宪法司法化路径探索》,《法学研究》,2005年第5期;
       ◆《宪政百年与当前中国宪法实施》,《中国趋势——名家演讲录》,广东人民出版社,2004年第1版;
       ◆《论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的立法程序》,台湾《月旦民商法杂志》,2004年06月;
       ◆《论当前人大制度的改革与完善》,《政法论坛》,2004年第6期;

       ◆《Civic Qualities and Reform in China's Electoral System》,《中国社会科学(英文版)》,2004年春季;
       ◆《Introduction: Theory and Practice in China's Current Electoral System Reforms》,《中国社会科学(英文版)》,2004年春季;
       ◆《中国宪法实施的私法化之路》,《中国社会科学》,2004年第2期;
       ◆《选举违法行为及其防治》,《人大研究》,2004年第2期;
       ◆《选举发展中的矛盾与选举制度改革的探索》(合作),《战略与管理》,2004年第1期;

       ◆《当前大学生思想状况》(调查报告,获“全国青年社会调查征文”1等奖),《社会学通讯》,1982年11月。

       评论(2004年~2007年):
       ◆《就业歧视与就业压力无关》,《法制日报》,2007年11月18日;
       ◆《城乡规划需要公众参与》,《新京报》,2007年11月04日;
       ◆《“不法之法”绳之以法》,《中国新闻周刊》,2007年08月13日;
       ◆《就业升学中的强制体检有违人权》,《南方周未》,2007年08月02日;
       ◆《制度何以不能经由恶性事件而得完善?》,《南方都市报》,2007年08月18日;
       ◆《政府没有权力取缔公民的个体经管方式》,《南方周未》,2007年06月07日;
       ◆《政府尊重环境权,才是尊重人权》,《南方都市报》,2007年06月19日;
       ◆《我们为什么要反就业歧视?》,《法制日报》,2007年05月30日;
       ◆《预算不公开,何来监督?》,《新闻周刊》,2007年05月第18期;
       ◆《市政建设不能没人文关怀》,《新京报》,2007年05月13日;
       ◆《反就业歧视不是奢侈品》,《中国新闻周刊》,2007年04月29日;
       ◆《能否向公众公开政府预算》,《新京报》,2007年03月12日;
       ◆《人代会的“务虚”与“务实”》,《新京报》,2007年03月17日;
       ◆《选举把乡村搞乱了吗?》,《北京日报》,2007年03月19日;
       ◆《不应忽视公民的经济自由权》,《南方周末》,2007年02月01日;
       ◆《城市交通更应“以人为本”》,《中国公路》,2007年第2期;
       ◆《如何使法律有效:给政府权力,不如给公民以权利》,《新闻周刊》,2007年02月09日;
       ◆《律师质疑法律是社会进步的杠杆》,《新京报》,2007年01月14日;
       ◆《实现公众参与,打造利益博弈的公正平台》,《南方都市报》,2007年01月25日;
       ◆《美丽园事件的启示:大家都要遵守法律规则》,《新京报》,2006年10月15日;
       ◆《是种子总要发芽——亲历村民自治制度的建立和发展》,《精神历程——36位中国当代学人自述》,北京:当代中国出版社,2006年10月第1版;
       ◆《恶意诉讼应当受到法院克制》,《法人》,2006年第10期;
       ◆《让选民和代表成为选举主体》,《学习时报》,2006年09月25日;
       ◆《城市属于谁?城管应该管什么?》,《南方都市报》,2006年09月16日;
       ◆《城市管理必须反省执法目标》,《法制日报》,2006年09月05日;
       ◆《人大选举千万不要越俎代疱》,《公民导刊》,2006年第9期;
       ◆《2006,期待基层人大选举走向竞争》,《民主与法制》,2006年07月上;
       ◆《谁对佘祥林母亲的死负责》,《热言时代——时评精选》,南方日报出版社2006年06月第1版;
       ◆《关键在立法机制》,《财经》,2006年第8期;
       ◆《从“好莱坞发展规划”看城镇规划中的公众参与》,《国际借鉴》,2006年第4期;
       ◆《加强人大监督亟需程序支持》,《人民论坛》,2006年第3期;
       ◆《构建公众参与机制,实现改革转型》,《南方都市报》,2006年03月22日;
       ◆《被误读与忽略的新加坡经验》,《南风窗》,2006年第2期下;
       ◆《法规备案审查还不等同违宪审查》,《中国新闻周刊》,2006年第2期;
       ◆《消除性别歧视,勿忘“三八”精神》,《南方周末》,2006年03月09日;
       ◆《“馒头血案”的宪法视角》,《新京报》,2006年03月04日;
       ◆《美丽园业主维权胜诉的启示》,《新京报》,2006年02月12日;
       ◆《法治正未有穷期,需待民意铸轨轮》,《南风窗》,2005年12月;
       ◆《谁还应对交通事故负责(上)》,《新京报》,2005年12月;
       ◆《谁还应对交通事故负责(下)》,《新京报》,2005年12月;
       ◆《中国向违宪审查迈进》,《南方周未》,2005年12月;
       ◆《反就业歧视:立法者应有所作为》,《法制日报》,2005年07月;
       ◆《反就业歧视:建立和谐社会》,《人民法院报》,2005年07月;
       ◆《违法乱占耕地必须受到遏制》,《法制日报》,2005年06月;
       ◆《车改:被利益曲解的改革》,《新京报》,2005年06月;
       ◆《105次违法:有悖常理的荒唐结果》,《新京报》,2005年06月;
       ◆《电子警察是要执法还是罚款》,《南方都市报》,2005年06月;
       ◆《谁对佘祥林母亲的死负责》,《南方都市报》,2005年05月;
       ◆《立法听证的现状及改进意见》,《法制日报》,2005年04月;
       ◆《计划要删,预算要念——人大审议方式改革应利于民主》,《南方周末》,2005年03月;
       ◆《2005年中国立法透视(迎接新一轮立法高潮到来)》,《法制日报》,2005年03月;
       ◆《盘点人大代表议案制》,《财经》,2005年03月;
       ◆《如何提高立法听证的实效》,《检察日报》,2005年03月;
       ◆《公务员加薪应由人大说的算》,《新京报》,2005年03月;
       ◆《人大立法凸现以人为本》,香港《文汇报》,2005年03月;
       ◆《责任意识与法律素质同等重要》,《检察日报》,2005年03月;
       ◆《不可行研究:政协民主监督的重要渠道》,《检察日报》,2005年02月;
       ◆《基层民主选举亟待法律规范》,《南方都市报》,2005年02月;
       ◆《审计风暴后的责任为何缺失》,《南方周末》,2005年02月;
       ◆《警惕以反腐的名义搞腐败》,《新京报》,2005年02月;
       ◆《谨防借制度建设破坏法制》,《新京报》,2005年02月;
       ◆《不要以荒唐的逻辑搞廉政》,《新京报》,2005年02月;
       ◆《谨防以腐败的道德观误导官员》,《新京报》,2005年02月;
       ◆《感受美国总统选举》,《法学家茶座》,2005年第9期;
       ◆《人民应该知道国家预算》,《中国新闻周刊》,2005年第8期;
       ◆《警惕以反腐的名义搞腐败》,《改革内参》,2005年第8期;
       ◆《廉政保证金制度的谎言》,《中国社会导刊》,2005年第6期;
       ◆《盘点人大代表议案制》,《财经》,2005年第6期;
       ◆《让选举列车运行在法治之轨》,《中国新闻周刊》,2005年第5期;
       ◆《选举监督制度的研究十分必要》,《人大研究》,2005年第4期;
       ◆《可喜的宪政变化》,《人大研究》,2005年第2期;
       ◆《民主是一种国家生活》,《中国新闻周刊》,2005年第1期;
       ◆《中国迫切需要反歧视》,《瞭望东方周刊》,2005年第33期;
       ◆《2004:宪政之风扑面而来》,《南风窗》,2004年12月;
       ◆《谁代表国家所有权》,《学习时报》,2004年10月;
       ◆《百年宪政的启示》,《改革内参》,2004年10月;
       ◆《新中国宪法的制定背景》,《学习时报》,2004年09月;
       ◆《增强执政力在于依宪执政建设民主》,《南方都市报》,2004年09月;
       ◆《审计机关成为“第三院”不现实》,《瞭望东方周刊》,2004年08月;
       ◆《为温州市人大开办舆论监督节目叫好!》,《南方周未》,2004年07月;
       ◆《年年审计揭丑,何以屡查屡犯?》,《财经》,2004年07月;
       ◆《事故尚需问责,“人祸”更应追究》,《南方周未》,2004年06月;
       ◆《司法改革应由全国人大统领》,《南方周末》,2004年04月;
       ◆《判决不要打“太极”》,《法制日报》,2004年04月;
       ◆《让人民知道政府怎么花钱》,《法制日报》,2004年03月;
       ◆《人大个案监督的基本情况》,《人大研究》,2004年03月;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改革家》,《新闻周刊》,2004年02月;
       ◆《半世纪修宪沧桑路》,《南方周末》,2004年03月;
       ◆《如何承担决策失误的责任》,网易时评,2004年03月;
       ◆《如此保护私营企业合法吗》,《南方周未》,2004年02月;
       ◆《就业,不能再歧视下去了》,《南方周末》,2004年02月;
       ◆《防止对流浪乞讨人员强制措施回头》,《南方周末》,2004年02月。

执业机构:江苏圣益律师事务所
 所在地:江苏 苏州市
手机号码:
擅长领域:
合同纠纷 房产纠纷 知识产权 刑事辩护 工程建筑 公司并购 期货基金

咨询法律问题

咨询标题:

咨询内容:
我要咨询咨询框太小,放大点
您的位置:法邦网 > 找律师 > 
 > 邵建平律师 > 邵建平律师文集查看
关于法邦网|联系我们|法律声明|欢迎合作|RSS订阅|友情链接|反馈留言|法律百科
Copyright ©2007-2019 Fabao365.com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210683号|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176号|客服电话:13263292928